罂栗爱上桃花树

【恬川】吃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虚拟》断更几天,开新坑,练练肉文。一切都是为了甜!依然是文笔渣,逻辑废,ABO生子设定,有水仙,一个不存在的国度,不喜请点❌
么么哒!(◍•͈⌔•͈◍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1.

澜陵城内

扎着高马尾的少年郎一蹦一跳的蹿到了蒙府门口,欢快的像只小鹿:“你们好呀!我来找蒙家哥哥!”

两个守门人互相看了看,忍不住笑了出来,打趣道:“六王爷好雅兴,三天之内跑到我们这儿有六次!惹得我们大将军都说要管皇上多要点月俸呢!”

“哼,你们就取笑我吧!早晚有一天要让蒙家哥哥收拾你们!”少年郎傲娇的撇开脑袋瓜,一幅“我不开心了!都怪你们”的表情,逗得两守门人笑的更欢。

“行了,不逗你了,将军在书房呢,你直接进去找他吧!”许沥笑够了,摆摆手,让小王爷进去了。

“哼,等我出来了再找你们算账!”小王爷走进去仍然惦记着甩狠话。

“噗哈哈……许哥,你说小王爷是不是对我们家大将军有意思啊?哎上次我听宫里人说小王爷分化了,是Omega呢!”严左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跟许沥说到。

许沥横了他一眼,清冷的声音像泉水一般动听:“你不要命了?敢私自搬弄六王爷的分化结果!你又不是外面那些长舌妇!”

严左吐吐舌头,乖乖道歉并承诺以后绝不再犯同等错误,许沥这才放过他……

再说六王爷穿过偏殿,溜到书房,正好逮着某人发呆,放空的眼睛雾蒙蒙的。

“嘿!”宇文昭调皮的拍他面前的书桌,把人吓回神儿后,银铃一样的声音蹦出来“你发什么呆呢?是不是在想未来的小娘子啊?”

蒙恬推开冲着他挤眉弄眼的宇文昭,叹口气道“小王爷安好!”

“一点儿都不诚心”宇文昭背对着他嘟囔,满脸孩子气。

蒙恬无奈的站起身来,朝他深深的作揖“六王爷安好!”

“哎哎哎,我逗你玩呢!你还当真啦?”宇文昭连忙拉着蒙恬的胳膊,把人拉起来。“真不知道你这样的性子,你未来夫人怎么受得了你!怨不得到现在还是单身,还得皇兄给你指婚……”

蒙恬忍住惆怅,声音低沉沉的:“婚姻大事全凭圣上做主。”

“别说你乐意啊!我瞅着你就是不高兴的样子。”

宇文昭摸了把折扇,随意把玩着,漂亮的眼睛盛满了对皇兄的不满:“想我轩辕王朝国富民强,它虞柘仅仅是一个小国,年年遣使者入朝交流学习,几年前虞柘国君不知是咋想的,派了自己的异姓兄弟来这儿当质子,就没再管过他了,导致人家好好的一个Omega到现在都没人求娶。也是可怜儿!”

宇文昭看了看蒙恬的脸色,继续说道:“也不知我那皇兄是怎么想的,居然会把他国质子许给你做夫人!唉,蒙家哥哥,你呀,吃亏就吃在你没有早点成亲啊!不然,这等差事哪会轮到你呢?”

蒙恬望着圣上的亲兄弟,声音毫无波澜,听不出他在想什么“圣上自有安排,臣遵旨就行!”

宇文昭皱着眉头看他“蒙家哥哥,你用不着这样!我又不是来找你打探情况的!皇兄他有他的考虑,虞柘国君有异心已久,说不定哪天就造反!这就导致那位质子在朝跟着不好过,皇兄纵然非常喜欢他,也不会娶他!”

蒙恬截住他的话,微微笑道:“圣上不会求娶小国质子,这与理不合,但是圣上也是真喜欢那人,所以为保他安全,才将他赐予我做夫人,以免将来两国开战,朝中有人拿他撒气,这些我都懂的。”

宇文昭见他不是特别在乎的样子,不免替他难过“蒙家哥哥,你若实在不喜欢,我就去跟皇兄说说,让他另挑大臣指婚。”

不会让你委屈。

宇文昭把这话在喉间转了几转,最终吞了下去,没说出口。

蒙恬深深的看着宇文昭,少年白皙红润的脸蛋十分诱人,清亮的眼眸聚了一汪泉水,漂亮非常。

“小王爷,大人之间的事情你还不懂!等你再大点就晓得了。”蒙恬以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哥哥形象跟他说话。

惹来宇文昭的不满:“我已经是成年人了!我都二十一岁了!”

虽然说面前的蒙恬比他大了整整六岁……

轩辕王朝有很多优秀的Alpha,还有占比很多的Beta。但是Omega非常少,这也是它能成为强国的一大理由!

由于现任的皇帝——宇文拓,本身就是强大的Alpha,朝中盛行任职的臣子得是Alpha,再不济也得是Beta,他们很排斥Omega。对他们来说,Omega非常麻烦!

所以对待Omega,他们多半是拿他们当成床伴,而不是心爱的枕边人。

很不幸,作为天子的亲弟弟,宇文昭去年就分化为Omega!

虽然Omega能正常生养孩子,和普通男人无异。但是他们一个月一次不由自主的发情,却让他们遭到了区别对待,不管你权利大不大。

他们既喜欢Omega发情时的放浪诱人,又讨厌他们的诱人。

这很矛盾是不是?

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尽如人意。

宇文拓作为高高在上的皇帝,他其实很清楚这种偏见会毁了Omega,但是他不在乎。

这片大陆向来是强者为王!

生在弱肉强食的时代,你弱,等待着你的便是屈辱。

但是,心爱的弟弟刚刚分化成Omega,爱而不得的心上人也是Omega,这让宇文拓不得不重新审视起Omega的存在。

他得为自己的弟弟和心上人着想!

“皇兄,我回来了!”宇文昭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一颗焉了的花朵。

宇文拓见他那样,笑着捏了捏弟弟滑嫩的脸蛋,声音很温柔“怎么啦?他说什么了没有?”

“你别想从我这儿套出话来!”宇文昭拂开自家哥哥的手,气恼不休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指给蒙恬呢?就不能是别人吗?朝中没成亲的可多的是吧?”

宇文拓收回手,严肃的看着不理解他的弟弟,带了严厉的口吻说“能扛住朝中非议的男人,除了蒙恬,还能有谁呢?”

我需要一个能以身作则爱护Omega的男人,我要他提出新的,完全能护着你们Omega的法规法则,而这个人,他必须要有强大的灵魂,以及至高无上的权利。

朝中符合这要求的人,除了坚毅的蒙恬合适,我找不出别人了。

“别想那么多了,蒙恬年纪也不小了,他大哥的娃儿都有两个了,他还是孤身一人,这像话吗?”宇文拓拍拍弟弟的肩膀,拉他一块去陪母后用膳。

“那皇兄,你和蒙家哥哥同龄,现在还没个一儿半女!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娶个嫂嫂回来,添个小侄儿啊?”宇文昭跟着自家哥哥的脚步走,也打趣起了哥哥的终生大事。

“小鬼管的还挺多!”宇文拓敲敲他的脑袋瓜,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
“皇兄,那个虞柘国的质子美是美,我也知道你还喜欢他,可是,你再喜欢他,他也不能做我们轩辕王朝的皇妃啊!”宇文昭担心哥哥还放不下那个质子,努力的劝说他放弃。

“我知道的!”宇文拓郑重的看着弟弟叮嘱他道:“六郎,以后别在任何人面前提这件事,过了三月初一,小川他就是蒙恬的夫人,你随意乱说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。”

“嗯,我晓得了。不会再乱说了。”宇文昭乖乖点头。

看来事情是真的定下来了。

繁华的澜陵城里人来人往的,人们茶余饭后,最喜欢的谈资就是蒙大将军的婚事。

天子脚下,说书人在茶馆里唾沫横飞,谈起最新奇的时事,说的那叫一个神采飞扬……

二楼有雅座,竹屏隔开他人,给里面的人留有距离。

皇城出了名的金龟婿——明台小少爷豪气的包了二楼全场,一个人抓着把葵花籽静静的磕着。

不时问问旁边的家丁“易公子还没来呢?”

家丁回他一句“不曾”,明小少爷焉嗒嗒的转过头去继续磕。

楼下人声鼎沸,明台百无聊赖的看着说书人,为赚钱的说书人嘴皮子上下咬合,像翻飞着的肉肠。

明台听着好友的名字不停的从他嘴里蹦出来,莫名的感觉烦躁。

幸好他的烦躁没有维持一炷香的时间,救星就来了。

易小川小心翼翼的穿过大堂,挺拔消瘦的身子没二两肉,像是一阵强风刮过来就能把他吹倒。

明台一双猫儿眼紧紧的盯着小川,看他紧张的避开旁人的好奇的目光,像支紧绷着的弓弦,噔噔噔的上到二楼,长出一口气。

明台笑话他“看你胆小的像只小老鼠,我都怕有只猫从你身边蹿过去,你能被吓得跳起来!”

易小川瞟了他两眼,低声说到“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吗?非要来这儿!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闷在家里想不开吗?”明台招招手,示意易小川过来坐着聊两句。

小川还是别扭的过去坐着,背部挺得直直的,单手放在桌上,一声不吭。

“哎呦喂,易大公子哎,你就可劲的搁我这儿使小性子吧!等你嫁去蒙府,你看那个铁面无私,古板固执的蒙恬会不会让着你!”

明台放下葵花籽儿,拍拍手,吸吸鼻子,瓮声瓮气的说着“你就这样子破罐子破摔,可没人会心疼你!”

明台使个眼色,家丁纷纷退到楼梯口守着,见闲人都走了,明台才抓着小川的手,摇晃几下,急切的声音像是小川明天要上断头台了一样。

“你就没想过反抗?你不是说圣上对你很好吗?你去跟他说,让他放你回家啊!哪怕不能回家,也不要嫁到蒙府去啊!”

小川抬眸看了看明台,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“明台,我已经没有家了,我也没有亲人,无所谓嫁给谁。”

明台最见不得他这样,生气的样子像只炸了毛的猫,“那你就甘心你义兄推你入火坑啊?”

易小川收回被他抓着的袖子,平淡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别人家的事情“他之前待我好,不过是想利用我而已,我替他来这儿呆了五年,我欠他的,还清了。剩下的,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“呵,刘邦那小人,贪心不足蛇吞象,还妄想吞并轩辕王朝!他当蒙恬是吃素的啊?”

明台完全不担心自己国家的安危,翘起二郎腿,眯着眼睛笑:
“再者说了,当今的皇帝可比他年轻又强壮!能文能武的!几年前蒙老将军去世,蒙恬和蒙挚两兄弟在京守孝。夜幽国劲敌来犯,还是年轻的圣上御驾亲征,把敌人杀了个片甲不留!扬名立万,威慑住了一群小人。自个儿把龙椅坐的稳稳当当的。”

易小川给他逗笑了,眉眼弯弯,比女孩子还美上几分的容颜,让他招了不少人嫉妒。

明台愣愣的看着小川,半晌才呆呆的凶他,让他不要笑的太招摇,不然哪天被人扛去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咋回事儿!

小川显然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,迅速敛了笑容,冷冰冰的样子看的明台气呼呼的。

要说两人能成为朋友也是不打不相识,小川刚来澜陵那会儿,人生地不熟的。他又是质子的尴尬身份,不得不敛尽锋芒,低调做人。

偶然间在一次外出办事归来的路上,遇上几个小毛贼,大言不惭的说要劫色,小川捻着几片竹叶子笑的非常甜,小梨涡显在脸上,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。

最后还是小川大展身手,收拾了他们,一套竹剑舞下来,他就被明台给盯上了。

回程的路上,明小少爷一路缠着他要跟他切搓武功,还威胁小川,说是不跟他打,他就找人散布小川会武功的事实。

小川被他逼得没办法,索性就请他吃了顿竹笋炒肉片,一顿竹棍结结实实的抽下去,明家小少爷泪眼汪汪的喊了停……

两人倒是成了莫逆之交。

他自幼父母双亡,被刘邦以义弟的身份接进宫,专门找了师傅交他武功和学问。刘邦待他一般好,就这也是有企图的,他期望小川能帮他实现他的野心!

可是小川实在不想过棋子一样的生活,他希望逃离刘邦的掌控范围。而契机,就在他十八岁那年来了。

宇文拓的密使带来了新的希望,小川主动请缨,代替刘邦踏上旅程。

他走的毫不留恋。

就像一只被困已久的鸟儿,终于飞向蓝天一样的暗喜。

只是那时,他的府邸有一排长得很茂盛的桃花树,平日里他很喜欢靠着它们睡懒觉,他还学会了酿桃花酒。

小川走之前,狠心烧毁了它们,烧毁了曾经给他带来无限安宁的伙伴。

自此,算是和虞柘的过往做个永别……

后来小川越发内敛,他成年分化后的第一次发情期,是躲在明家度过的。所以对于当时愿意收留他的明台,他总是比别人多几分亲近。

也许是同病相怜,明台待他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哥哥一样。

小川瘫软在床上苦熬发情期的时候,明台在房外急得跟蚂蚁似的,团团乱转。惹得明家大姐怒拍了他好几下。

小川熬过那三天,像是去了半条命,刚醒过来就被明台紧紧抱住。

而那个自小被明镜宠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郎,眼圈都红了,不住地念叨“吓死我了……我进来见你躺着一动不动的,我还以为你……”明台眨巴眨巴眼睛,把“死”字咽了下去,没往下说,只是抱着小川瑟瑟发抖。

其实小川也理解他,他两同龄,明台就比他小几个月,他的发情期已到,就预示着明台的发情期也快到了……

没有被Alpha标记的Omega,他们一个月一次的发情期很难熬。

但是,被标记了的Omega也好过不了多少。

他们当中有幸运的Omega,遇到一个真心爱他的Alpha,两人相亲相爱,孕育子女的有,可是很少,少的可怜。

他们大部分都是被人当做调戏的对象。

而明家经商,不说富可敌国,却也是家大业大吃穿不愁。

女强人明镜只有个亲弟弟明台,自然是不允许有人欺负自己的宝贝弟弟。所以比起那些不幸的Omega,明台已是万分幸运了。

而他这个靠当质子才有些许自由的Omega,日子别提有多难过了。

现在他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年纪,正常人家的Omega都已婚配,他还没人敢求娶。

那高高在上的皇帝嘴上说爱他,却不正大光明的跟他在一起,转而将他许配给他的臣子。天才知道他接到圣旨的时候心有多冷!

爱?  何其可笑!

蒙恬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整顿一下府里的风气了,临近婚期,七嘴八舌乱嚼舌根的人有点多了。

李由看着自家大将军不苟言笑的脸,不由得替他默哀三分钟。

果不其然,蒙挚狠狠的将圣旨摔在地上,重重的在红芯实木桌上拍了一掌,木桌应声而碎。

“欺人太甚!”

“兄长慎言!”蒙恬抬手示意李由去盯梢,支开了下属,蒙恬才语重心长的对大哥分析圣上是怎么想的。

“可他也不能拿你的终生幸福去赌啊!”蒙挚气哼哼的回他一句“这个弟媳我不认!”

蒙恬面对单细胞的大哥颇有些束手无策,他无奈很,看起来也很疲倦“不管我们的意愿是怎样的,圣上抓不着合适的人,只有从我这儿下手了,我们单方面的反抗无意义。”

蒙恬揉揉太阳穴,“这只是下旨赐婚,不是要我的命,不必太介意。”

他不说还好,一说,蒙挚就调转枪头对着他开喷:

“你说说你啊!这么大了还不成家,仗着自己是Alpha,说是没心思儿女情长,只喜欢练武打仗!你看你看,现在好了吧?硬塞给你一个Omega,你开心了吧?早就叫你留意喜欢的女孩子,偏不听……”

蒙恬彻底无奈了“大哥,你不能仗着自己早有喜欢的女孩子就要求我也找一个吧?”

蒙挚说不过他,干脆一拳擂过去“你若是早有喜欢的人,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一个他国质子进我们蒙家的门!”

蒙恬见战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,只得抛开一切烦杂,与阔别已久的大哥切磋了起来。

李由瞅着练武场上打的难舍难分的两兄弟,羡慕又同情。

既羡慕他两的兄弟感情深厚,也同情他两见面儿就掐。

说起来蒙家兄弟两也是两个大奇葩,蒙老将军还在世的时候,蒙挚就挨着将军府,在隔壁建了一座规模不小的府邸,自己带着娘子以及孩子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,独留两单身大男人你望我,我望你地相顾无言。

坊间传言,说是蒙恬和蒙挚兄弟两都有军职在身,圣上无比忌讳他两凑窝,所以蒙挚为避嫌搬了出去,但是自家老爹弟弟都还在,蒙挚干脆把家安在隔壁,这样既堵了悠悠众口,在想念家人的时候也能很快的见到人。

不管外面流传的是什么原因,蒙恬是无比清楚大哥搬出去的真正缘由。

蒙挚是怕和娘子秀恩爱秀多了,老爹和弟弟联手砍他所以才搬了出去!⁽⁽ƪ(服了)ʃ⁾⁾

反正两人都会武功,平时下了朝,手痒了想切磋一下,飞过墙头就可以即兴来一架。

隔三差五的人们就能看见两座府邸连接的墙头上,有飞来飞去的两道身影……

而这样的日子,说不定就要到头了。

蒙挚忍不住替弟弟忧心,他怕那个易小川与他合不来,两人过不到一块去……

朝中等着看笑话的知情人不少,民间暗自揣测的人也多,不管有多少流言蜚语,在宇文拓的推动下,三月初一,蒙恬与易小川的婚期终于到了。

明台眼睛红红的,拽着小川的手不想放开,千言万语化为一滴滴热泪,小川借着不甚透亮的镜子看到他的好友落泪,心里酸涩难当。

见他们这样,深感要不得的“巧公子”细细的劝说道:“明少爷,你别哭啊!这大喜的日子,泪流满面的多不吉利啊?”

继而又劝起了小川“易公子啊!今天是您的大好日子,该开开心心的,可不能这样哭,万一蒙将军看见了不喜怎么办?”

明台气恼的指着“巧公子”的脸说“我真是还信了你的邪,人们都说你身为Omega,嫁得好,夫家无比敬重你,我才将你请来给小川梳头,期望能给他带点福气。结果你没啥本事不说,就只会说空话,梳个头还不会梳好看点……呜……你滚出去……”明台干脆捂着脸细细的抽噎。

小川知道这小少爷的小性儿又犯了,虽然给旁边的人整得挺难堪,但被人放在心里在乎的感觉实在太美好,让他不忍心苛责明台的胡闹。

小川拿出一根价值不菲的玉簪子,塞在“巧公子”手里,“不好意思,他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,脾气略怪,给你添麻烦了,你别介意,我很喜欢你给我梳的发式。”

“巧公子”见状也就没说什么,先退出去在外随侯。

“明台,我终究是要走的,你何必难过成这样呢?”
小川抱着明台,拍着他的背,轻声的哄他“等以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见面聊聊天,切磋切磋武艺,上次你的武功就有进步哦!”

“骗人……呜……小川,我舍不得你,你不去好不好?他们都说蒙恬很严厉,我怕你过去是受气……以后没人帮你……”明台哭的像个小孩子。

小川待要好好哄他,外面来人说时辰不早了,该出发了。明台听的刚要炸毛,就被小川一掌打晕了放在床上。

“明台,有些路我得自己去走,这条路上你帮不了我……”小川拂开遮住明台眼睛的青丝,贪婪的看着好友的面庞,像是要把他刻进骨子里。好半晌,才拉开门对门外等候多时的“巧公子”说“好了。”

轩辕王朝的Omega嫁人,时兴请那些已经嫁人,生育过儿女的,受夫家尊敬的Omega来给他们梳头,送上吉利话,他们被统称为“巧公子”。

偶尔,他们也会教给新人一些房中秘术(*ฅ́ˇฅ̀*)

“巧公子”见小川实在是没什么高兴的神采,就抓着点时间,把小川拉到一旁,给他粗略的讲一些注意事项……

小川成亲的那天整个人脸都是红的,面皮烧得慌,紧张的不行,他被“巧公子”的寥寥几语勾起了莫名的恐惧,这会儿身边人声嘈杂,在他耳朵里都像是一群嗡嗡的马蜂声。

蒙恬牵过新夫人的手,将他引入正堂,堂上宇文拓以及蒙挚端正的坐着,神色不明。

蒙恬全然放任自己屏蔽不相干的人,只专注的将成亲的一系列流程走下去。

“一拜天地……二拜高堂……夫夫对拜……送入洞房……”

小川被人牵着去新房的路上差点摔一跤,他越靠近新房越紧张,只要想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,他就觉得昏死过去会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外面有蒙大统领和皇帝坐镇,蒙恬拿着酒杯转了三圈,终于得以空闲溜进了新房。

小川察觉到有人进来了,瞬间抓紧了手里的头发,心跳的声音大的吓人,小川不知道他的未来丈夫会不会尊重他,会不会选择与他交换三千情丝。

蒙恬打眼就看见自己娶得新夫人坐的紧绷绷的,一刻也不放松,感觉有一丝心疼。

蒙恬放缓了步伐,走到小川跟前,定了定神儿,亲手揭开了盖在他脸上的喜帕。

成亲之前,他只远远见过小川一面,笔挺的身段衬得他非常招人稀罕,侧脸美艳绝伦。有些异域美的质子在朝中很有影响力,若不是圣上诚心护着他,保不齐他早就被人掳走被人标记了。

小巧的下巴被他勾起来,小川不得不随着蒙恬的动作抬眼看他,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面前这个人严肃是严肃了点,偏偏那两撇小胡子给他添了几分俏皮感,想象的有出入,小川差点当着他的面儿笑出来。还好死死忍住了。

确实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。蒙恬在心里默念。他想起有一次下朝无意间听到有人说想办了易小川,想看他的脸上浮现出不一样的姿色,想看他在自己身下哀哀求饶……

同僚的笑声刺耳无比,当时蒙恬只觉得他们是精虫上脑,庸俗好色,耻与他们为伍。

但是现在,蒙恬也非常想这么做,他也想看看他的新夫人与他共赴巫山的样子。

他敢肯定,那个场景肯定非常美……

评论(1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