罂栗爱上桃花树

【恬川】虚拟世界里的那些人6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荒,自产自销,文笔不好,私设如山,不喜请点✘,谢谢合作,么么哒!(ꈍᴗꈍ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刘邦开了2203的房间,把小川扶了进去。

一关门,刘邦就迫不及待的抓着小川,撕扯他的衣服,急吼吼的样子很吓人,像一只饿狼。

小川知道自己羊入虎口,恐怕是在劫难逃。他很后悔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听肖昱的话,防备着刘邦,粗心大意,反将自己送进了狼窝。

他着实不甘心就范,想打电话求救,只可惜手机早被刘邦摔了,不在身边。

刘邦笃定自己的猎物中了招,没有力气反抗,早早的就露出了狐狸尾巴,淫笑的声音很刺耳:“今晚可以开开荤了!”

小川感到一阵绝望,吸吸鼻子,想哭。

身上像是有火在烧,下腹部有异样的瘙痒,像一股活着的泉流,在随意的乱串,串起小川皱着眉毛,努力抵抗着刘邦的进攻,可惜收效甚微。

刘邦把他的衣服撕光光,压倒在了床上,摸出被子底下早就藏好的金属手铐,反扣住小川的手,拷上了。

莹白的身体被肆意摩擦出一道道红痕,经久不散。

刘邦粗鲁的揉捏着小川胸前两粒红豆,不时凑过去吸吮,啧啧有声。

他硬掰开小川的两条大长腿,故意在稀疏的耻毛周围打着转,时不时的骚刮着腿间嫩肉。桀桀而笑“小川,你硬了!”

小川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,呜咽的声音像只小猫,引来更大的恶意,刘邦凑上前,舔了舔嘴唇,口水横流,笑的很是得意:“咋么样啊?我的技术还可以吧?别哭,待会我就让你爽上天!”

小川别开了脑袋,想吐,他泪眼朦胧的看着天花板,身上的人化为张牙舞爪的魔鬼,急切的挖了一坨白腻腻的膏状物,试探着要伸进后穴,开疆辟地。

小川绝望的闭上眼睛,心如死灰。

“啪”

酒瓶砸碎的声音传来,小川迅速睁开眼睛,闻到了浓烈的酒味。

下一秒,压在他身上的刘邦被扔下床,他被人拉了起来,宽大的风衣迅速裹住身体。被来人抱在了怀里。温暖的胸膛给了他无限的安全感。

停止运行的大脑开始运转,小川看着犹如天降神兵的项羽,哭的稀里哗啦的,止也止不住“羽哥你来啦?呜……我好怕……这个贱人……给我……呜呼……灌药……哇……”

小川干脆嚎啕大哭“他恶心……过分……呜……我以为我……会死在这儿……咳……哇……”

项羽抱着小川,不停的安抚他,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瓜,心一抽一抽的:“对不起,小川,我来晚了!但现在没事了,小川,乖,忘了刚才的事儿吧!没事了,我会保护你的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!”

项羽在被子底下翻找出手铐的钥匙,帮小川解开了手铐,而被子底下远远不止是有手铐,震动棒,绳子,丁字裤……应有尽有,五花八门!全是一些性(和谐)爱的助兴工具!

这厮竟淫(和谐)邪至此!项羽气的红了眼,直接一脚踹过去,刘邦本来被打晕了,有丝丝缕缕的血丝从后脑勺冒出来,这下硬是被他踹醒了,疼的跪在地上捂着肚子干嚎。

项羽尤不解气,继续下死手不分部位的踹,刘邦疼的抱头哭叫不休,声音震耳欲聋:“哎呦,要打死人了啊!快来人啊……”

小川回过神来,急忙拉住了项羽,怕他再踹下去真会出人命,为了人渣被告到坐牢,不值得。

好容易劝住了项羽,小川自己忍不住再回去补了一脚。

项羽直接一个公主抱,把小川抱去了另一个房间……

后来的事小川都是第二天下午醒来后,听肖昱说的,项羽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,从前台那儿拿来了备用卡,开门砸人,救了他,据说刘邦被人送进医院的时候一身的伤,骂骂咧咧的,还要找人收拾易小川。被他老婆一巴掌拍昏过去了!

肖昱跟他讲:“当时好险的,我接到电话,以为你已经……吓得要死,幸好项羽先生救了你,我赶过去找你的时候,你正满床乱扭,脸色红的不正常,估计是药物的作用还没降下去吧,在房间里耗了很长时间才睡下去的……”

小川双眼又红又肿,哭了半宿,脑子迷糊混乱,疼的像是要炸开了一样,听的愣了一会,才反应过来要打人“谁让你看我扭床单了???”带着哭腔的声音嘶哑无比,他觉得丢人极了!

被人下了药,还差点被一个男人强(和谐)jian,这已经是他不能承受的痛苦,结果还被人围观泄(和谐)火,自(和谐)wei,他还要不要活了??

小川捧着脑袋瓜揉太阳穴,越想越悲伤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“啪嗒啪嗒”的,不停的往下掉。

肖昱由着他打了几下,枕头打在身上轻飘飘的,没怎么痛的感觉,见小川这么难过,他也很心疼,张开双臂抱住他,轻声的哄“过去了,啊!乖,这些事儿都过去了,别再去想它了。”

那些痛苦的,不好的回忆通通都远离小川吧!让他平平安安的,快快乐乐的过自己的生活吧!

小川哭的累了,沉沉睡去,睡梦中也皱着眉头,俊美的脸庞苍白无光泽。

肖昱悄声离开小川的房间,门外的大老板金一珍连忙站起身来问他情况怎么样,肖昱摇头说“不好,情绪很激动,静不下来”

金一珍陷入了沉思。

肖昱见状,冷笑一声“是不是不打算替小川报仇了?”

心思被戳破,金一珍尴尬的笑笑“怎么报仇嘛?刘邦的上头有人,圈里人脉资源一流,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。我们这种小公司怎么和他斗?”

金一珍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“再说了,刘邦不是没得逞吗?”

“你他妈也好意思说!”肖昱怒视着金一珍,双目酝酿着火焰🔥🔥“要不是你让小川去应酬,他那会遇到这种事儿?刘邦的名声你又不是不知道!知道你还让他去,你别是故意的吧?还说什么刘邦没得逞?!难道你还希望他得逞不成??”

金一珍被骂的面子挂不住,面容扭曲,只好拍着桌子尖叫:“肖昱我告诉你!你别跟我在这儿吼,你和易小川都是我公司旗下的员工,在我这儿轮不到你来耍威风!别说易小川被救了,哪怕没有被救,不就是床上那点事嘛?有啥大不了的?这个圈子里你以为有多干净哪??脏的很!!!”

金一珍点点肖昱的鼻子,找回了一点大老板盛气凌人的架势:“我还提醒你们一句,你们的经济约都在我手上,还有十年才期满,在这期间别给我耍小性子,尤其是易小川!”

四十岁的女人喷了难闻的香水,她挎起包包,走出去之前继续往外蹦词:“就放他一个周的假,好好休息,调整好心情后再出来演戏赶通告”

肖昱一秒钟都不想再见到她,急着把人送走之后,关上门来,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跟小川讲,公司恐怕不会帮他报仇了,这一切都得小川自己一个人承受,独自消化。

毕竟,权衡利弊,为了一个新人开罪娱乐圈大佬,不划算,公司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,说不定他们那些高层还希望小川自己吃个闷亏,就此拉倒!

刘邦在医院里躺了两个多月,养伤的期间,这儿也疼,那儿也疼,疼的他不停的骂娘。

他有个手段狠辣的老婆,两人结婚早,育有一子,这些年早已是貌合神离,平常在外是各自玩各自的,互不干扰。

圈子里也有的是这种夫妻档,他们私下里还会玩换妻的游戏,借此来寻找刺激。

吕雉恨恨的掐他的肉“瞧你那点出息!搞个刚出道的小鲜肉都还搞不定,还被人打进了医院?你也好意思叫唤疼?”

刘邦不服气“谁知道居然有人来救他哪?我都把他手机摔烂了!妈的,瞎JB矫情,既然都肯为了角色来陪酒了,心里面就没点B数吗?他妈的,还敢踹我!等着吧,我要他就此身败名裂,在圈子里混不下去!”

吕雉凉嗖嗖的搭话“你想怎么做?”

刘邦露出招牌式的倒胃笑容“你就看着吧……”

易小川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也不喝,已经两天了,肖昱急得团团转,任谁也没想到,刘邦那厮真的是无敌贱,超级不要脸!

居然放出风声说是小川为了角色刻意勾引刘邦!!?两人纠缠到酒店……最后因为没谈拢,小川就找自己的姘头打了刘邦??!

小川乍听到刘邦故意编排他的语言,气的吐了血,晕过去半天,醒来后就把自己关了起来,任谁来也不给开门。

卧槽,没有这么贱的操作啊!肖昱在原地踏步,火的脸上长了几颗痘痘,一碰就疼。也不敢砸门,怕惹到小川。

明明是刘邦故意下药,迷jian小川,最后被颠来倒去,事情就完全不对味了!这对小川不公平!凭什么好人要被如此编排?

项羽拧起剑眉,不满的问他“你们就不能报(和谐)jing吗?”

“大哥,你说的到是轻巧啊!哪那么容易报(和谐)jing啊?刘邦上头的人分分钟能摆平的事儿,报了又有多大用呢?到最后被记者挖出来了这种事,刘邦没被抓,小川被人笑个够,他以后还要不要在圈里混了?”肖昱对他帮不了忙的建议嗤之以鼻。

项羽好脾气的继续问“他便不混了又能怎样呢?”

“呵,打官司,赔天价违约金,没钱赔的话,好一点是撤诉,拍戏还债,坏一点,被雪藏,生活被毁灭。”

“五千万,你能帮他一次付清违约金吗?你能既收拾刘邦又能全身而退吗?”肖昱把声音压的很低,怕刺激到小川,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“我……抱歉,暂时拿不出这么多来……”项羽无可奈何的说,他仅是个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的拳击教练,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钱!

两人彼此相顾无言。

“咔哒!”门居然从里面开了!肖昱和项羽紧紧的盯着它。

门后面,小川的面容非常憔悴,干涩,短时间内消瘦了不少,眼窝深陷,嘴皮干裂,胡子拉碴的。

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,木木的。

肖昱看着他不复以往的神气,活脱,难过得很:“小川,你想开一点好吗?只要我们还活着,你想要报仇,一切都来得及!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!人一死,就什么都没了,全是虚妄……”

小川勉强扯开一抹笑容,声音沙哑:“放心吧,我不会蠢到寻死。相反,我会好好的活着,活着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!!我会让他们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!”

项羽眨也不眨的看着小川,向他做出承诺“小川,你放心,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,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的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说,羽哥一定不会推辞!”

小川这才觉着心里暖乎乎的“谢谢你,羽哥,抱歉,给你造成麻烦了……”

“没事儿,小事一桩,我不在乎。倒是你得好好休养一下!”小川的脸色着实差劲。

“报仇的事儿先不急,现在我还只是个新人,没钱没地位的。这件事先压着,不要告诉我爸妈和哥哥,我不想把他们也卷进来。”小川正色道。

“OK!没问题”肖昱一口应允。只要小川肯振作起来,怎么样都行……

只是他们确实是低估了刘邦的势力,时过六年,他们私底下收集到的也仅仅是刘邦的私生活混乱的证据,没有什么爆炸性的丑闻,根本就扳不倒他。

倒是小川,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被梦魇困扰着,没办法好好休眠,只能去看心理医生。

医生叫崔文子,很有名,他也很健谈,这六年来不停的
帮助小川,试图克服梦魇,能让他安心入睡。他觉得小川应该找女孩子谈谈恋爱。

毕竟当年那件事没做到最后,他只是恐惧迷(和谐)jian本身。

然后小川听话的找了高岚谈恋爱,恋爱期间,他也有认真的投入到感情中,结果两人大概是性情不和,时常
吵架。

某一天,小川到崔文子那儿,终于没再跟他说噩梦的事情了,而是跟他扯起了婚姻观与爱情观。

崔文子笑眯眯的听他说完,然后给他鼓掌:“恭喜你,小川,你终于摆脱了噩梦的困扰!!!”

继而话锋一转“又掉进恐婚的坑底爬不起来了!”

鉴于崔文子觉得这是个伟大的进步,他硬是拉着小川出去喝酒吃火锅,点的东西贼贵,结账的时候,还让小川掏钱请客……╰[ ⁰﹏⁰ ]╯

最近小川也是有点儿背,眼看着蒙易这个角色已是囊中之物了,还没等他高兴几天,就被新一波的打击怼的够呛。

扶苏放上微博的演职人员里居然有刘邦!

小川气的胃疼,放弃蒙易吧,他实在舍不得那么好的本子,那可是大导演大制作啊!

可是不放弃吧,他又不想看到刘邦那个王八蛋。更别谈和他对戏了!

今天肖昱替他抽签决定放不放弃,出来的签……果断放弃!

小川咬着牙同意了以后,气不顺,打电话喊来了项羽要一块喝酒败败火……

夜很深了,因为“醉了”酒吧离家很近,小川拒绝了项羽送他回家的请求,他深一脚浅一脚的一个人晃荡,脚底下居然没打滑!

项羽在后头远远的跟着,不敢放他自己走回去。

“嗯……嗯?羽鸽你还跟着呢?”

小川一回头,瞅见项羽还在跟着他,都跟到了公寓楼下了,顿时觉得自己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了,满脸的不乐意,大着舌头赶他走:“嫑跟着,嫑跟着!窝子己能灰家!你肥去!”

小川站在原地轰他,脸红红的。项羽没奈何,只好佯装走人,拐个弯,一回头,小川瞪着他还在挥手赶人“肥去肥去!快肥去!”

远远的看着他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小川这才挽了挥出一小截的袖子,慢吞吞的转身要上楼,掏出钥匙还没开锁,有人轻轻的拉住了他的手腕。

“小川?”

小川转过头去看着来人,俊朗的脸庞很熟悉,他应该见过很多次了,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他是谁。

“你?……呃,你是……水?”小川问他。

来迟了的反胃让他等不及听到回答,就吐了人家一身!˳⚆ɞ⚆˳

蒙恬惊呆了ᕙ(Ծ▂Ծ‶)ᕗ!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23)